我问问百科

三国演义中的经典故事及主要人物(三国演义中的经典故事50字)

衣赐履按:上回讲到,公元263年,十一月至十二月间,后主刘禅向魏国征西将军邓艾投降,蜀汉灭亡,满打满算,立国四十三年,刘禅当了四十一年皇帝。

十二月二十四日,魏国朝廷任命邓艾为太尉,增封两万户;钟会为司徒,增封一万户,哥儿俩都位列三公。照理,处理一下蜀国的后事,该撤军的撤军,该驻守的驻守,也就是了。然而,惊涛暴起,吴蜀两国的三颗将星,几于同时陨灭。

三国演义中的经典故事及主要人物(三国演义中的经典故事50字)-图1

老邓同志已经六十七岁了,估计是感觉到了韶华易逝光阴难留,颇有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,就想乘灭蜀之势,一举拿下东吴。于是,老邓给司马昭上书说:

用兵之道,可以先造声势,然后借势发兵。如今我们已经拿下了蜀国,乘此威势攻打吴国,吴人必定当场吓尿,正可以一举灭之。不过,我们刚刚经过大战,将士大多疲惫,需要略加休整。我的意思是,留下陇右兵二万人(这是邓艾的嫡系部队)、蜀兵二万人,煮盐炼铁,以备军事农事之用。同时制作舟船,为沿江西下攻打吴国作准备。我们可以先派使者,到吴国晓以利害,他们必定投降,如此则兵不必动而吴国平定。

因此,我认为应该厚待蜀主刘禅,让吴主孙休对投降不要太过恐惧。可封刘禅为扶风王,他手下官员,也都加以赏赐。扶风郡(陕西省兴平市)有董卓坞,可作为刘禅的宫舍,他的儿子都封公爵或侯爵,以扶风郡内的各县为食邑,以此来显示归顺我大魏所受到的恩宠。再放出风去,如果吴国投降,则广陵(江苏省淮阴市)、城阳(山东省诸城市)二郡都可作为他们的封地,这样,他们一方面畏惧我们的威势,另一方面也会感念我们的恩德,自然望风而降。

衣赐履说:这个计划好不好?

好。

实操性强不强?

强。

按这个剧本走下去,不要两年,吴国大略可以拿下。然而,吴国却直到公元280年才被晋武帝司马炎灭掉,为什么?

因为,一个优质计划由一个错误的人提出,就是一个烂计划

读史以来,我渐渐发现,在历史的关口,那种一眼看去肯定是最优方案的方案,往往最先被淘汰。比如,王莽同学,顺顺畅畅接管了大汉天下,开始施展他的政治抱负,那你就好好施展呗,然而,这个货一通让人无法理解的骚操作下来,不但弄得天下大乱,而且自己也被人砍了脑袋,为东汉兴起奠定了基础。再如,司徒王允诛杀了董卓,大汉朝眼看着就将满血复活,然而,王司徒却偏偏不肯赦免董卓那两个小兄弟李傕和郭汜,导致这两个货竟然打下长安,杀了王允、挟持皇帝,彻底把天下搞得分崩离析。

明摆着的最优策略,偏不选择,一定要用那个最差的策略,其原因何在?

因为,人,不是一加一等于二,也不是二加二等于四,人,会考虑其自身利益的得失。而这种得失,具有相当大的随意性和主观性,或者说,不确定性,明摆着的最优策略,对决策者而言,可能却是最差策略。这种影响决策的因素,除了自身认知的局限之外,还有对集团成员的信任。特别是,信任很难建立,层级越高,权力越大,越是如此

具体到邓艾身上,你姓邓,不姓司马,这都弄不清楚吗?倘若是司马昭的儿子司马炎,提出了这个灭吴方案,我认为大概率会实行的,天下一统,可能在司马昭任内就实现了。但是,由邓艾提出来,就不行!

邓艾的脑回路是军事路线,而非政治路线。有点儿像吴起,搞军事,无人能及,但一碰上玩儿政治的高手,就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邓艾你已经灭了蜀国,增封食邑两万户,而且,灭蜀的过程完全违背了司马昭当初的计划,司马昭已经很不爽了,现在你又要去灭吴!如果吴国真被你给灭了,孤该怎么封赏你?是封你十万户侯?还是你打算跟孤南北对峙?嗯?邓艾,你说!你说!你不死,孤岂能安心啊!

司马昭看了邓艾的上书,就让监军卫瓘去敲打邓艾说:

事当须报,不宜辄行。

邓艾同志,你做事之前,先汇报一下好不好?别特么总是自作主张行不行?!

三国演义中的经典故事及主要人物(三国演义中的经典故事50字)-图2

【职场铁律:多请示多汇报】

衣赐履说:司马昭根本就没搭灭吴的茬儿,人家关注的是你没经汇报就给后主刘禅封官儿的事儿!我仿佛看见司马昭拿着邓艾的上书,气得胡子乱颤,恨不得直接把邓艾掐死。邓艾手上有兵,又远在千里之外,司马昭只能先忍下这口气,让卫瓘去敲打敲打。我都想冲上去对邓艾吼上一句,老邓啊,司马大将军这是给你面子了,别再折腾了。然而——

邓艾很严肃地对卫瓘说:

我受命出征,现在首恶(指刘禅)已经归服,至于“承制拜假”,以安抚降人,我认为是合乎权宜的做法。如今蜀国上下都已归顺,国土南至南海,东接吴会,应该尽早使其内部安定。如果非要等待朝廷命令,这一来一往,就会拖延时间。《春秋》说,大夫在外,如果有可以安社稷、利国家之事,就可以自行决断。如今吴国尚未归服,吴蜀两国联合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,因此,不可拘泥于常理而失去良机。《兵法》云,进不求名,退不避罪。我虽然没有古人的高尚气节,却也不会因了自身的安危而不顾国家的利益!

钟会听闻邓艾如此之不上道儿,就跟卫瓘商议,以邓艾“承制专事”为由,上奏这厮可能要谋反!

衣赐履说:看到这里,我已经感觉到,邓艾如果不死,司马昭自己就得去死。这不是邓艾对不对的问题,往小了说是听不听话的问题,往大了说就是讲不讲政治的问题。当主子发现自己说话不好使的时候,手下就要小心了。

所谓“承制专事”,就是指邓艾没有经过司马昭批准,就承汉制封了刘禅为行骠骑将军等事。《三国志·钟会传》裴松之注引《世语》载,钟会特别善于模仿别人的笔迹,他在剑阁时,邓艾给司马昭的上书,他先截下来,拆开看过,然后一通改,显示邓艾狂悖傲慢,居功自夸。司马昭给邓艾的指令,钟会如法炮制,让邓艾心生疑虑。这个事儿没准儿还真有。为什么呢?钟会的老爹是谁?钟繇。钟繇是什么人?钟繇不但是魏国的顶级高官,而且还有一个身份,就是中国历史上最顶级的书法家之一。钟繇是小楷的创始人,被后世尊为“楷书鼻祖”,后世将他和王羲之并称为“钟王”。因此,钟会善于模仿他人笔迹,是有可能的。

另外,举报邓艾打算谋反的可不止钟会和卫瓘。《三国志·邓艾传》载,钟会、胡烈、师纂等都上书表示,邓艾狂傲荒悖,有反叛的征兆。胡烈是钟会手下干部,如果他是单独向司马昭作的汇报,则说明,他其实是司马昭安插在钟会身边的一颗钉子。师纂是邓艾手下干部,最初,司马昭打算伐蜀,邓艾坚决反对,司马昭就派了个人到邓艾军中任司马,同时去做邓艾的思想工作。这个人,就是师纂。也即是说,师纂是司马昭安插在邓艾身边的一颗钉子

朝廷的诏书很快就到了,让钟会等逮捕邓艾,押送京师。

钟会就让卫瓘先去成都收捕邓艾。卫瓘是监军,手里有千把兵,钟会让卫瓘先行,却又不给他增兵,据说是想借邓艾之手干掉卫瓘,以增加邓艾的罪行,到时钟会再派大军出来收场。

三国演义中的经典故事及主要人物(三国演义中的经典故事50字)-图3

【这家伙厉害得很】

卫瓘知道钟会的心思,但又推脱不掉,就于夜间抵达成都,连夜向邓艾手下将领发出文告(这些将领应该驻扎在成都城外),表明,朝廷只抓邓艾一个,其他人都没事儿,你们只要加入官军这边儿,该封爵封爵,该赏赐赏赐;但如果你们不听招呼,就会诛灭三族。天快亮时,将领们都到卫瓘处报到了,只有邓艾的一些亲手下没来(应该是也没通知)。天明,城门打开,卫瓘乘坐使者车马,直接到达成都殿前。邓艾还在睡觉,没起床呢,卫瓘一声令下,把邓艾父子全都绑起来。

邓艾见状,仰天长叹,说,我邓艾是大魏忠臣,竟然落得如此下场!白起之难,又见于今日啊!

邓艾手下将领(这些应该是邓艾的亲手下),打算劫走邓艾,率兵赶到卫瓘大营。卫瓘不带卫兵,自己一个人出来见大家,表示邓艾将军是冤枉的,我和你们一样,也感到很痛心,你们别急,我正在给邓将军写申诉材料,向朝廷解释清楚,我向大家保证,一定会还邓将军一个公道。将领们信以为真,也就不闹腾了。

邓艾被抓,钟会独大,姜维在干嘛呢?

姜维投降之后,钟会对他非常好。姜维感觉钟会颇有逐鹿天下的志向,认为可以促成钟会谋反,借机复兴蜀国,就对钟会说:

我听说您自平定淮南之叛以来,算无遗策,司马氏能够昌盛,全依赖您的力量。如今又平定了蜀国,威德远振。百姓颂扬您的功劳,主上畏惧您的谋略,难道说,您不考虑一下自己的后路吗?韩信没有背叛汉朝,终被诛族;文种没有听从范蠡的劝告,伏剑而死。这二位之死,是因为主暗臣愚吗?不是啊,只是利害使然而已。如今,您立下如此大功,大德已著,何不效法范蠡泛舟湖上远避是非,以保全自己的功名性命呢!或者像张良那样,登峨嵋之岭,追随赤松子的脚步。

钟会说,您说的有点高深,我做不到,况且,从现在的形势看,还没有到这种地步。

姜维说,我就是提醒一下,以您的智慧和能力,实际上也用不着我多说。

三国演义中的经典故事及主要人物(三国演义中的经典故事50字)-图4

【出则同车,入则同席】

从此,钟会和姜维日益密切,出则同车,坐则同席。钟会对长史杜预说,姜伯约是个人物,与中原名士相比,即使诸葛诞、夏侯玄也赶不上他诶。

司马昭下诏收捕邓艾,是在公元264年的正月,他担心邓艾不从命,就命令钟会进军成都,又派贾充率军走斜谷入汉中,自己则亲率大军,带着皇帝曹奂到达长安。曹姓王公都在邺城,司马昭任命山涛为行军司马,严守邺城。

衣赐履说:司马昭依然对曹家不放心,走哪都得把皇上带着,呵呵。

当初,钟会因有才能而受到重用,司马昭的夫人王氏说,钟会见利忘义,好生事端,恩宠太过必然作乱,不可让他担当大任。

钟会伐蜀之前,西曹属邵悌对司马昭说:

如今派钟会率领十几万人去伐蜀,但他单身一人,没有家人可为人质,不如派别人去。

司马昭笑着说:

我怎能不知道此事呢?这些年,蜀国成天骚扰我们,搞得我们军队倦怠、百姓疲劳。现在,我们讨伐蜀国,实际上易如反掌,但大家都说蜀不可伐。要攻打人家,自己一点儿信心都没有,还打个茄子的仗!举朝上下,就只有钟会一个人与我意见相同,派他伐蜀,一定胜利。灭蜀之后,即使如你所顾虑的那样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败军之将不可以言勇,亡国之大夫不可与图存,因为他们的胆,已经被吓破了,弄不出什么幺蛾子来。蜀国已亡,其遗民震恐,不足以举大事;而中国将士都思念归家,也不会合谋造反。因此,如果钟会打算作恶,只会招致灭族罢了。你不用操心此事,但是,也别跟外人说起。

衣赐履说:魏制,在外打仗的将领,都应有家人在京师做人质。当时,钟会父母都已去世,他本人没有孩子,故邵悌说他无人质在京。

等到钟会上书邓艾有谋反迹象,司马昭将去长安时,邵悌又说:

钟会所统领的兵力是邓艾的五六倍,只让钟会去收拾邓艾就行了,您何必亲自前往呢。

司马昭说:

你难道忘了之前说的话了吗,怎么会认为我不用走一趟?今天的话,也不要说出去。我呢,以信义对待他人,也希望别人不会辜负我,我岂可在别人生疑心之前反而生了疑心呢!最近,护军贾充问我,是不是怀疑钟会?我对他说,如今派你率军前往,是不是也得怀疑你呢?贾充也不能不同意我的话。我到长安之后,此事自当了断。

正月十五日,钟会到达成都,派人把邓艾押送京师。钟会所忌惮的只有邓艾,邓艾父子既已被擒,钟会则独自统领大军,声威大振,于是打算谋反。

钟会想让姜维率五万人出斜谷为前锋,自己率大军随其后。到长安之后,令骑兵走陆路,步兵行水路,顺流从渭水进入黄河,五日即可到达孟津(河南省孟津县东黄河渡口),再与骑兵会合于洛阳,一战即可平定天下。

恰在此时,钟会收到了司马昭的书信,信中说:

我担心邓艾不甘心接受惩处,现已派中护军贾充率步骑兵一万人进入斜谷,驻扎于乐城。我则亲率十万大军驻扎于长安,近日即可相见。

钟会接到书信大惊失色,把亲信们叫来,说:

如果只是抓捕邓艾,相国当然知道,我一个人就搞掂了。但如今他率重兵前来,应该是对我已经怀疑了,我们应当迅速发难。事情成功了,就可得天下;不成功,也可退保蜀中当个刘备。

衣赐履说:不得不佩服司马昭,亲率大军直扑长安,一下子把钟会的计划全部打乱了,只能仓促起事。

三国演义中的经典故事及主要人物(三国演义中的经典故事50字)-图5

十六日,钟会把护军、郡守、牙门骑督以上干部,以及过去的蜀国官吏都请来,在蜀国朝堂为魏国郭太后致哀(上年十二月去世),假造郭太后遗诏,说是让钟会起兵废掉司马昭。钟会把遗诏向在座众人宣布,让大家议论,之后,开始授官任职,又让亲信代领诸军。把请来的干部,都关在益州各官署,关闭城门、宫门,派重兵把守。

姜维琢磨着撺掇钟会把魏国的将领全部干掉,然后再找机会诛杀钟会,坑杀魏国兵士,恢复蜀汉政权。他给刘禅写密信说,希望陛下再忍受数日之辱,我要让国家危而复安,日月幽而复明。

钟会认为姜维的建议有理,但犹豫间,一时下不了手。

衣赐履说:讲真,姜维是死马当作活马医,钟会则完全昏头了。谋反这种事情,要么别干,要干,想好了就动手,或可拼一下,最忌犹犹豫豫、婆婆妈妈、磨磨唧唧、黏黏糊糊。

钟会的帐下督丘建,原来是胡烈的手下,胡烈向司马昭推荐丘建,钟会从司马昭那里把丘建挖过来,对他非常信任。丘建见老领导胡烈一人独自被囚,就向钟会请求,允许一名亲兵进出伺候胡烈的饮食。钟会答应。于是,各牙门将也都按此例由一人侍奉。胡烈让亲兵传递消息给儿子胡渊说:

丘建私下透露,说钟会已经挖了大坑,作了几千根白色大棒,想叫城外的士兵都进来,每人赐一顶白帽子,任命为散将,把将领们分拨儿诛杀,埋入坑中。

诸牙门将的亲兵也都听说此语,一夜之间,辗转相告,大家全都知晓。

另据《晋书·卫瓘传》载:

钟会扣留卫瓘密谋,表示要把胡烈等人全部杀掉,问卫瓘的意见。卫瓘不同意,两人因此相疑。卫瓘假装去上厕所,找到胡烈以前的手下,让他去军队中散布消息,就说钟会要谋反。

钟会逼着卫瓘一块定计划,整宿不让他睡觉。城外的军队得到消息,打算攻打钟会,但卫瓘没有出来,大家都不敢轻举妄动。钟会让卫瓘慰劳诸军,卫瓘打算趁机溜走,但为了不让钟会怀疑,就说,您是三军之主,应该您亲自去劳军啊。钟会说,你是监军,你且先去,我随后就到。卫瓘于是出得大殿。钟会后悔,又派人叫卫瓘回来。卫瓘见势不妙,说,哎呀,我头晕,头晕……言罢,一头倒在地上。钟会的人回去之后,卫瓘出得大门,又有数十个使者来追他。卫瓘回到住地,让人取来盐汤,猛喝一气,然后开始大吐特吐。卫瓘平时身体就不好,此番假装得了重病,钟会派亲信和医生去探视,都回报说卫瓘大约是起不来床了,钟会于是对卫瓘放下心来。

天黑之后,殿门关闭,卫瓘作檄文宣告诸军,大家约好第二天一起行动,攻打钟会。这一天,是正月十七日。

十八日,中午时分,胡渊率领老爹胡烈的军队擂鼓而出,各军也都发动,一起杀向成都城。当时钟会正给姜维发放铠甲兵器,有人报告说外面有汹汹嘈杂之声,好象失火了似的,一会儿,又有人报告说有兵士冲进城里。钟会大惊,问姜维说,他们似乎是想作乱,该当如何?

姜维说,打啊!

钟会派兵去诛杀那些被关起来的牙门将、郡守,里面的人都用几案顶住门,兵士们一时间无法破门而入。不久,城外的兵士顺着梯子登上城墙,有的开始纵火烧房,兵士们乱哄哄如潮水涌进城来,箭如雨下,牙门将、郡守等都从屋子里出来,各自与他们手下的士卒会合。姜维带着钟会左拼右杀,亲手杀死五六个人,乱兵冲到,砍死了姜维,又争相冲向钟会,砍成肉馅。钟会的亲信将士,被杀数百人,兵士们又杀了蜀汉太子刘璿和姜维的妻子儿女,到处抢掠,成都城内一片狼藉。

三国演义中的经典故事及主要人物(三国演义中的经典故事50字)-图6

卫瓘下令各将领收揽本部,这场骚乱,持续了好几天才平定下来。钟会既然死了,邓艾的亲信将士又追上押送邓艾的槛车,把老邓救出,打算返回成都。卫瓘一琢磨,自己之前与钟会一道,上书陷害邓艾,那家伙如果回来,就大事不妙了。于是,卫瓘把护军田续叫过来,说,兄弟,你去吧,可以报江油之辱了。田续于是率一支人马,一路狂奔到绵竹,在三造亭夜袭邓艾,斩邓艾及其子邓忠。

卫瓘为什么派田续去杀邓艾呢?当初入江油时,田续磨磨唧唧不肯前进,邓艾大怒,就要砍了田续,虽然最后没有下手,但田续则怀恨在心。卫瓘知道此事,所以特地让田续去击杀邓艾,因为他一定会对邓艾下死手。

三国演义中的经典故事及主要人物(三国演义中的经典故事50字)-图7

【邓艾,必须死】

之后,邓艾在洛阳的儿子都被诛杀,妻子及孙子都被流放到西域(可能邓艾还有儿子不在洛阳,一并流放)。

钟会之兄钟毓曾私下对司马昭说,钟会爱玩弄权术,不可过于信任。钟会本年正月谋反,钟毓于上年冬天去世。钟毓的儿子钟邕,跟着钟会死于成都,钟会抚养钟毓的儿子钟毅、钟峻和钟辿(读如搀),都被扔进大狱,应该处斩。后来,司马昭专门给魏帝曹奂上书,请求下诏,看在钟繇和钟毓的面子上,赦免了钟峻、钟辿,官爵如故,但诛杀了钟毅。

蜀地平定。二月二十六日,司马昭和魏帝曹奂返回洛阳。

衣赐履说:至此,蜀汉悲歌之三大男主角,全部殒命。《三国志·姜维传》裴松之注引《世语》载,姜维死后被人解剖,其胆大如斗。就算姜维得了超级胆结石,也长不出那么大的胆吧,呵呵,这当然是后人对他表示尊敬的一种说法,不必当真。姜维宁死也要复国,对得起后主刘禅了,虽身死而未被天下耻笑,也算死得其所。

我们讨论一下邓艾和钟会。

有一种说法,司马昭把邓艾诛了族,却放过了钟会的哥哥钟毓一家,原因就是邓艾出身寒族,而钟家是世家大族,司马昭为了获得大族的支持,所以对钟家网开一面,而对寒族的邓艾则大开杀戒,云云。

这个说法相当高端,让我想反驳都无从下口。

我只能说,邓艾和钟会的例子,与寒族还是豪族,关系不大吧。

首先,司马昭想杀邓艾,是明摆着事儿,在文中我已经苦口婆心说了N次了。而大家都指控邓艾谋反,这个理由太好了,所以,他留在洛阳当人质的儿子都被杀了。但是,要注意,没有留在洛阳的儿子,以及邓艾的老婆、孙子,都只是流放。因此,严格地讲,邓艾并没有被诛族

其次,钟家的人都被放过了吗?没有。钟会父母已经死了,他又没有儿子,老哥钟毓也于上年去世。不过呢,钟毓有四个儿子,钟邕、钟毅、钟峻、钟辿,其中,钟邕和钟会一起遇难,但司马昭只赦免了钟峻、钟辿,并没有赦免钟毅。为什么呢?因为钟会无子,所以钟毓把钟毅过继给了钟会,这个倒霉的钟毅,因为继承了钟会的香火,所以被诛杀了。你看,对邓艾的处理和钟会的处理,标准是一样的,何谈寒族豪族?有些学者读书不细,看到某一句话合乎自己的观点,立即心中大喜,拿来就用,讲真,理论功夫糙了一点。

讨论一下钟会谋反的问题。

《晋书·刘寔传》载,钟会、邓艾伐蜀,有人问参相国军事刘寔,他俩能平定蜀国吗?刘寔说,灭蜀是肯定的,不过,这哥儿俩都回不来了。此人问其缘故,刘寔则笑而不答。《中国历代战争史》认为,司马昭与刘寔早有密谋,欲使钟会、邓艾进则争功,退则委过,两人互相忌刻,互相陷害,在两人立功之后,司马昭将亲率大军,收拾他们。如果此说成立,则司马昭在钟会身边,一定安插了不少亲信,以防钟会谋反。

钟会谋反,大约是因为他“志向”太大。

钟会非常聪明,点子多,先后陪了司马师、司马昭两位,见过大阵仗,他出的主意,都好使,这就难免让钟会产生错觉——我钟会简直太厉害了,我的计策没有不成功的!但是,他忽略了一桩关键事项,不能把个人能力和平台资源混为一谈。举个例子哈,有过层级机构工作经验的人都应该清楚,你要在基层,协调个事儿就很困难;但你要在机关,很多事儿只需一个电话就解决了。难道你从基层到了机关,能力素质就有了质的飞跃吗?不是的,是你的平台变了

钟会也是一样,在司马昭身边儿时,干什么都可以打着司马昭这杆大旗,当然无往而不利。但是,当你小子要谋反的时候,突然发现,自己天真了,平台不见了,身边儿人都不是自己人。

就史料来看,钟会身边,卫瓘、胡烈都不是他的人。

《三国志·杜预传》载,钟会伐蜀,以杜预为镇西将军长史。钟会谋反,身边干部大多遇害,唯杜预以智谋得免,还增邑一千一百五十户。

也就是说,自己的长史也不是自己人。

《三国志·曹奂传》载,公元264年,八月,魏帝曹奂下诏,表彰了五个在钟会谋反时坚决与钟会作斗争的干部:相国左司马夏侯和,骑士曹属朱抚,中领军司马贾辅,郎中羊琇(读如绣),散将王起。其中,夏侯和是夏侯渊的少子,羊琇是羊祜的堂弟,另外几位没查到出处。监军卫瓘、大将胡烈、长史杜预,不是自己人;夏侯和、羊琇这些干部,也不是自己人,那钟会身边还有几个人?

钟会为什么后来犹豫了?就是发现,骑虎难下了,杀了这些人靠谁?靠姜维?姜维现在听话,是因为魏军势力大,姜维没办法,你如果把魏国兵将都干掉了,姜维势力就大了,到时,他还听你的吗?

司马家为了夺曹家的天下,三代人用了几十年时间培植自己的势力,而你钟会根基太浅,无法服众,一旦起事,土崩瓦解。

总之啊,钟会同学,你把谋反这个事儿,看得太简单了。

三国演义中的经典故事及主要人物(三国演义中的经典故事50字)-图8

【这哥们儿是厉害,不服不行】

【图片来自网络】
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782375345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qqqw8.com/qq/54.html

分享:
扫描分享到社交APP
上一篇
下一篇